阜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频道 平原推读 查看内容

人车路

2021-12-31 09:17| 编辑: 我爱斑斑 | 查看: 49488| 评论: 0|原作者: 曾诗琳|来自: 阜阳日报


  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晕车,所以我不喜欢坐车。但人的生活不能没有车,车更不能没有人。
  
  车对于我来说,是一个那么平常而又特别的物件。很小的时候,父亲一辆摩托车就足够载下母亲和我们三个孩子。如今回想起来,会觉得那样坐太拥挤,但如今却再没有那样的拥挤了。
  
  车跟着人,人跟着车,要走不同的路。路不同,原来的那些人没办法再次拥挤在一辆车里。大家终究是要走不同的路的。
  
  在农村,当谷子成熟、柑橘挂果时,农民会换上农装,拖着一个大板车,那车载着自家小孩去,回程载着的还有丰收的硕果。我小时候喜欢把板车当跷跷板玩,跑上这头,另一头就抬起来。母亲会穿着碎花纱布衣裳,戴着有白挂帘的农帽,拖着车载着我。我就有了那么一条长长的路??墒改旯チ?,现在车没了,人也变了。
  
  之前,父亲有那么一辆红色摩托车。当男人们聚在一起时,不仅谈事、谈酒,还谈车。那时候,大家都是骑摩托车。在路上时,我被圈在父亲的两臂间,会很好奇为什么大家一见面就喜欢按喇叭。后来,很多人渐渐有了私家车,但我们家还没有。我也长大了,有很多年都没怎么和父亲一起出行。
  
  直到我上大学要远行了,哥哥——我大伯的儿子,坚持说要开车送我。走的时候是晚8点,天已漆黑,父亲、哥哥、嫂子和我坐在车中,滑离一处处黑暗。车灯的光扑向前方,扑向两旁刷了白漆的树木,我看着那一行行返来的白条出神,出奇地没有晕车。
  
  上高速了,我小憩一会。嫂子突然让我看一眼九江长江大桥——我第一次穿越这里,很长很黑,只瞧见桥上的繁灯。这时,哥哥嫂子开始和我聊天。哥哥问我:“知道你爸爸为什么让我开车送你吗?”我没答话,他就继续说:“因为他自己也想送送你呀?!鄙┳铀担骸澳悄阒牢裁次颐橇⒖檀鹩α??说起来我们也是高兴啊,因为我们送的是咱曾家第一个大学生,是不是?还有呀,出门在外,亲情,一定不要太——淡?!彼锲敲次氯?。而父亲一言不发,好似已经睡着,又或是在闭着眼静静聆听。怕哥哥睡着,嫂子一直和哥哥说着话。而我一直睡不着。
  
  到阜阳了,哇!好宽阔的平原,好个一望无际!好多平顶屋!可这么一条平坦宽阔的公路却不能给我路的感觉。毕竟,在我家乡江西,路都是在山脚下,在河岸边,在群山平地间……
  
  晨曦将一切都披上淡淡橘黄色,我看着窗外,直到抵达我的大学——阜阳师范大学。我们一起吃了顿饭,他们又嘱咐好一会儿,就开车返回了。
  
  大学周围的路,不同于我们来时的路。这路,只知道车载人走了,却无法看见,车载人走了。
  
  千千万万的人,千千万万的车,千千万万的路。
  
  千千万万的人在车里,千千万万的车在路上,千千万万的路领着我们去往不同的地方。人、车、路,就这样组成了这个世界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
48.net | 申博娱乐代理 |